第五五五章 非翰林也可入阁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张学颜的目光也落到了张居正的脸上。

  在大明的朝堂之上,张阁老究竟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?

  外面对张居正的各种传言非常多,有的人说他是大明朝的治世良臣,正是因为有了他的存在,大明才会有今时今日的繁荣,国富兵强、官员清廉;有的人则认为他就是一个善权的权臣,甚至比当初的严嵩都要过分。极端的一些人认为张居正就是曹操,早晚有一天会挟天子以令诸侯,在这个时候就应该先把他干掉。

  褒贬不一,这是张学颜对张居正的看法。

  当然除了这一点之外,张学颜还有另一个看法,那就是张居正这个人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他究竟扮演着什么样的一个角色?他和当今陛下的关系究竟是怎么样的?

  有人觉得张居正是陛下的老师,把陛下教得很好;有人觉得他是专权的臣子,直接威胁着陛下。可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,好像并不是这么回事。

  张学颜有些迟疑。

  六部尚书是自己想要的位置,如果能进入内阁的话,恐怕自己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会成为众矢之的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这一步恐怕没有那么好走。

  “你有什么顾虑都可以跟我说。”张居正笑着说道:“咱们可以好好的谈一谈。”

  看着张居正一脸和善的样子,张学颜没有迟疑,笑着说道:“阁老不必客气,我只是一时之间没有回过神来,没想到朝廷居然想让我入阁。”

  “不是朝廷,是陛下和我。”张居正笑着说道:“这件事是陛下和我敲定下来的,一来是对你的补偿,二来也觉得你的确有这个能力。”

  “大明现在看起来似乎繁花似锦,可实则暗潮涌动。陛下和我都很担心,内阁当中也需要你这样的能人来稳定局势,大明需要你的才华。”张居正一脸的真诚。

  张学颜忽然觉得自己可能要被坑,不过只能硬着头皮说道:“没想到陛下和阁老居然如此赞赏我,这个时候,我也就不再说其他的了。如果再推诿,就显得我过于虚伪了。”

  闻言,张居正顿时就笑了,赞赏道:“你这个性格就是我最喜欢的,有什么事情直来直去。”

  “那就这么定下来吧,我马上去拟一份奏疏送到宫里。等陛下批红了之后,这件事就定了,东阁学士兼户部尚书。”

  “多谢阁老。”张学颜站起身子,面带笑容的躬身说道:“那我就告辞了。”

  “我送你。”张居正也站起了身子,笑着点了点头,拉着张学颜一起向外走了出去。

  张学颜有些无奈。

  张居正这样的做法过分吗?

  按理说,很过分。以张居正今时今日的权势和地位,根本就不需要做这种事,没有谁是值得他亲自送出来的。一旦这个消息传出去,外面不一定有什么样的流言传出来。

  张居正这摆明了就是做给外人看的。张学颜也知道张居正的用心,可也没有办法拒绝,只能跟着张居正一起往外走。

  皇宫大内。

  消息第一时间就送到了朱翊钧这里。

  听着陈矩汇报张居正做的那些事,朱翊钧顿时就有些忍俊不禁。没想到张居正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!

  “外面有议论吗?”朱翊钧问道。

  “回陛下,有。”陈矩点了点头说道:“外面很多人都说张学颜就是张阁老选定的人,这一次张大人破格进入内阁就是证据。”

  闻言,朱翊钧忍不住笑得更厉害了,没想到居然会有这样的事发生。

  张学颜是张居正的接班人?

  这是绝不可能发生的一件事。

  “行了,这件事让他们自己去闹腾吧,朕不管了。”朱翊钧摆了摆手说道:“张先生想要做什么,都让他去做吧。那个董大宝的事查清楚了吗?”

  “回陛下,已经查清楚了。”陈矩伸手将一份资料递到了朱翊钧的面前。

  朱翊钧把资料接过来看了一眼之后,脸上就露出了有兴趣的神情,随后仔细地看了起来。

  这份资料非常详尽,上面记录了很多东西,包括董大宝以前在街头上干的一些龌龊事,这上面全都有。只不过后面有的地方写着确认,有的地方写着存疑。

  看了一会儿之后,朱翊钧抬起头说道:“他两个结拜兄弟是他杀的?”

  “回陛下,暂时没有切实的证据,不过从当时的情况来看,这件事应该是他做的。”陈矩面容严肃的说道。

  “那次的事情之后,他得到的好处最多,收拢了两位结拜兄弟的手下,同时占了他们的地盘,顺带还以为兄弟报仇的名义做了很多事。”

  朱翊钧听了这话之后,就笑了,赞叹道:“是个人才!”

  陈矩在旁边没有答话。

  实际上,董大宝这么做很深层次的原因是想起了自己的过去。他的两位结拜兄弟估计是知道他做了什么龌龊事,为了不让秘密泄露出去,董大宝才痛下杀手。

  这种事,自己能想得到,陛下也能想得到,根本就不需要自己多说什么。既然陛下觉得董大宝是个人才,那他就一定是个人才。

  “让他执掌锦衣卫怎么样?”朱翊钧缓缓的问道。

  闻言,陈矩的脸色顿时一变。

  即便是沉稳如他,也有一些不敢相信。他连忙低下头,尽量让自己声音平和的说道:“这种大事,奴婢可不敢胡言乱语。”

  朱翊钧冷哼了一声,没有再继续追问。

  陈矩的心里面却像是打翻了调料瓶,五味俱全。

  朝堂之上很多人都觉得陛下没有野心、不想正权,所有事都让张阁老来做。可是陈矩他们这些人知道,陛下这些年都做了多少事。

  朝堂上的局面总有一天会被打破,这是所有人的共识。皇帝什么时候会厌弃张居正,外界一直都有猜想。只不过从现在的情况来看,似乎遥遥无期。

  陛下对张居正依旧非常信任,什么事都要给他去做,两人的感情也非常好,似乎这种猜想根本就没有实现的可能。

  可是这一次,陛下居然要让董大宝接手锦衣卫。那么,董大宝必然要从刘守有手上把位置抢过去。

  刘守有是张居正的人,这谁都知道。如果陛下真的这么做了,那是不是代表陛下要和张居正正式的决裂了?

  那样所带来的影响,对现在的朝廷来说绝对是一场大地震!

  以前陈矩是装糊涂,这一次他真的是吓到了。

  朱翊钧也没有去看陈矩,只是吩咐道:“去一趟东厂,把那个叫董大宝的人叫来,朕好问一问。”

  “你说,朕问他他两个兄弟是不是他杀的,他会说实话吗?”

  陈矩一听这话,就是一激灵。

  他知道陛下已经打定心思让这个人来接掌锦衣卫了,陛下说的这个问题其实就是一个考验,能不能通过只能看到他自己。

  陈矩连忙说道:“这……奴婢就不知道了。奴婢和东厂那边的人接触不多,毕竟东厂一直都是张公公管着的。”

  听了这话,朱翊钧差点没笑出声。

  陈矩这话的意思就是在告诉自己,他和东厂的人不熟,甚至和张诚有仇。这次的事和他没什么关系,他也不想掺和。

  “你啊,年纪不大,倒是活得老奸巨猾。”朱翊钧没好气的说道:“行了,快去叫人吧。”

  “是,陛下。”陈矩答应了一声,终于松了一口气,转身就向外边走了出去。

  被皇帝骂两句不算是什么大事,尤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被皇帝骂,这让陈矩松了一口气。

  出了门口之后,陈矩心里面突然就涌出了一股兴奋的情绪。

  这几年,张诚之所以能和自己斗,原因很简单,他的手里面有董大宝,这个董大宝可是给他帮了大忙了。

  如果这个人离开了东厂,以张诚那种愚蠢的性格,肯定会自个儿搞出事来。到了那个时候,自己的机会就来了。自己不用做什么,甚至都不用落井下石,张诚就能把事搞糟。

  自己到时候只要稍稍地引导一下,说不定就能把张诚弄倒台。到了那个时候,自己……

  想到这里,陈矩的关注点已经不在之前的事上了。

  锦衣卫是什么?张居正是什么?都和我没关系了。

  这次唯一和我有关系的事就是张诚什么时候倒台。想到这里,陈矩的脚步都轻快了不少。

  自己要快点去送信,快点把这件事弄成。

  等到陈矩走了以后,朱翊钧斜躺在龙椅上,脸上带着些许期待。

  他很想知道董大宝的答案,这还真是一件有意思的事。

  很快,董大宝就被带来了。

  陈矩则是退到了一边。

  事实上,陈矩已经得到手下送来的消息了。在得到消息之后,张诚已经第一时间赶了过来。

  这个消息让陈矩非常高兴,看来这个董大宝对张诚真的很重要,不然不会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跑了过来。

  不过董大宝对张诚越重要,这件事就会变得越有意思。等一会儿一定要出去看一看他的嘴脸,看看他还能不能像原来那个样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