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七八章 蒙古部族纷纷投降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王用汲非常清楚徐渭的实力,如果他想做这件事的话,那他一定能做得到。

  王用汲也没有去拆穿,只是点了点头说道:“我会和他们说。”

  “那就多谢大人了。”徐渭也连忙抱拳。

  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,王用汲说道:“如果没有什么其他的事的话,我就先走了。”

  徐渭点了点头说道:“我就不送大人了。”

  “留步。”王用汲说完,就迈步下了马车,朝着一个方向快步走了过去。

  那里的人还在等着自己,这件事非常大,自己要和他们好好的商量商量。

  除了马芳之外,还有其他人,这件事全都需要他们的配合。不过王用汲也知道这是朝廷的意思,基本没有什么太大的难度。

  西北一切都在按照安排进展,宣府这边却陷入了争执。

  俞大猷和刘显两人像斗鸡一样在帐篷里互相对视,谁也不要退却,搞得气氛有些剑拔弩张。

  坐在旁边的吴兑只能面露苦笑。

  对于俞大猷这两人,吴兑是一点也没有办法。

  虽然俞大猷他们是武将,可是人家的年纪和资历摆在这里,吴兑在他们面前实在是没有什么优势可言。

  何况这本就是他们的事,吴兑觉得自己插嘴也不太好。

  不过他也知道,其实这件事就是自己惹出来的麻烦。

  自己向陛下请求把装备留在宣府,原本以为这件事也就这么过去了,可是谁能想到陛下居然真的答应了。

  在自己的设想当中,陛下即便答应了,也无非就是留下一批装备而已。

  可是没想到陛下虽然答应了,却有了别的想法,陛下要在宣府训练出一支新军出来。

  让谁来训练和带兵就成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,陛下的圣旨里根本就没有明说,只是让俞大猷两人自个儿做决定谁留下来。

  如果俞大猷两人都不想留下来的话,也可以找别人。

  这件事就彻底成为了俞大猷两人争论的导火索,因为两人都想留下。

  虽然现在宣府没有仗打,但是不代表一直没有仗打。辽东那边的事还没有完,说不定宣府有机会。

  何况西北那边的战事还没开始,朝廷的风向传到宣府是很容易的一件事。

  显然俞大猷两人也得到了消息,知道朝廷要在西北开战了,而且这一次还是一次大规模的战争。

  这样一来的话,宣府就很有可能成为战场。即便这里不会成为战场,他们也可能有机会领兵出击。

  这对刚刚失去机会的两个老将军来说,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俞大猷两人谁也不想回去。

  争吵就在这个时候开始了。

  “这些人都是我训练出来的,他们手里的兵器也都是我千挑万选出来的。现在人我让你带回去,你已经是占了大便宜!”刘显直接对俞大猷说道:“回去之后,陛下那边会重新配上装备,这些人交给你来统领,你还想说什么?”

  俞大猷耿着脖子说道:“我不想这样。你是不是看不起我?你是不是觉得我不能练出像你这样的好兵?”

  “我告诉你,你越看不起我,我就越要证明给你看!我就留在这里,我在这里练兵!装备我留下了,人你带走,你回京城去。”

  “我要在这里向所有人证明,我不比你差!我要在这里练出一支比你更强的精兵强将!”

  听着俞大猷不要脸的话,刘显差点把鼻子气歪了。

  什么叫我瞧不起你?

  我这是瞧不起你吗?

  你这老头子扣帽子扣得实在是太厉害了!

  刘显瞪了一眼俞大猷,没好气的说道:“你非要这样是不是?”

  “是你先不要脸的。”俞大猷一脸的坦然。

  吴兑在旁边都有些看不下去了,两个老人在这个时候所展现出来的素质当真是让他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  这相互指责、互相戴高帽的手段居然和文官差不多了!

  刘显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瞪着眼睛问道:“你为什么非要和我争?”

  “明明就是在你和我争!”俞大猷没好气的说道。

  两人又斗牛似的对抗了一会儿,随后把目光转头看向吴兑,异口同声的说道:“吴大人,这件事还是你来做主吧。”

  “你是宣大总督,这件事本来就应该你说了算。你说让我们谁留下?”俞大猷说道。

  “对,吴大人,你说我们两个谁有能力、谁有资格留下?”刘显在旁边说道。

  这话一出来,吴兑直接就退缩了。

  这是我能回答的问题吗?

  我要在这里把你们两个选一遍,肯定会有消息传出去,将来我还怎么做事?

  这种选择,无论选谁,都会得罪另一个。

  要知道,这俞大猷两人在朝中可是都有支持者的,得罪了其中一个,就等于得罪了他身后的所有支持者。我一个宣大总督怎么可能会犯这样的错误?

  吴兑无奈,一脸谦虚的说道:“我对这些事并不很了解,我只是一个文官。我能做到宣大总督的位置上,也不是因为我多会领兵打仗,无非就是陛下、下面的官员支持。”

  吴兑也知道这件事如果不解决的话,俞大猷两人一定会纠缠得没完没了。

  他直接说道:“不如抽签,听天由命?”

  俞大猷两人对视了一眼,也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于是同时说道:“那就听吴大人的。”

  很快,抽签需要的东西就准备好了。

  两个纸球,一个里面写着“去”,一个里面写着“留”。

  抽到“去”的纸球的人带着人回京城;抽到“留”的纸球的人留在宣府这个地方准备练兵打仗。

  俞大猷两人也没有犹豫,直接一人拿了一个纸球,然后快速将纸球展开看了一眼。

  俞大猷的脸上露出了兴奋的表情。

  旁边的刘显一脸的失望,显然他的那个纸球上写的是“去”。

  叹了一口气,刘显无奈地看着俞大猷,有些忌妒地说道:“你的运气还真的是好,在这里好好干吧!别让我听到你战败的消息。”

  俞大猷不屑的冷哼了一声,“你想的美!”

  “哼!”

  “哼!”

  俞大猷两人各自冷哼了一声,随后便不再说话了。

  事情定下来之后,俞大猷两人的关系也就缓和了下来,晚上一起吃了一顿饭,喝了一顿酒。

  第二天一早,俞大猷两人的关系就和好如初了。

  刘显带着人马离开了宣府,俞大猷不计前嫌带着人亲自把他送走了。

  宣府这边的事也算是告一段落了。

  与此同时,辽东这边也迎来了一群客人。

  戚金走进大帐,看着正在写写画画的叔叔,有些神情复杂的说道:“大帅,他们的人到了。”

  闻言,戚继光放下了手中的笔,抬起头笑着问道:“来的是谁?”

  自从上一次打了胜仗之后,明军就一直在狂飙突进,脚步飞快的向前走。

  草原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力量能组织起像样的抵抗,董狐狸一路狂奔逃命去了,整军之后也没敢再回来。

  显然之前的那一战给董狐狸的心理压力实在是太大了,之前那么多人的大军、那样的情况下都没有打赢,现在带领着残兵败将想要打赢明军根本就不可能。

  在这样的情况下,逃跑是董狐狸唯一的出路。

  这也就使得明君在后面追赶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花费什么力气,就把周边的蒙古部族收了。

  所有的蒙古部落基本都是望风而降,如果放在以前这绝对是一件不可接受的事。

  可是过了这么多年了,这些蒙古部族和大明之间早就已经有了默契,他们也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。

  在辽东,其实就有很多蒙古人,大家对于投降大明根本就没有什么心理抵触。

  当明军来的时候,这些蒙古部族很果断的就选择了投降。尤其是在确定了大明军队不会对他们烧杀抢掠之后,这种投降就更快了。

  戚继光的军队一向都是以纪律严明著称,这一次在辽东作战就更是如此。

  戚继光下了严令,任何人都不准劫掠。

  对于皇帝的一些政策,戚继光心里面很清楚,这一次拿下蒙古草原之后,更重要的是经营。

  戚继光已经和内务府的人聊过了,内务府那边甚至拿出了开发计划,这份计划在京城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了。

  看过之后,戚继光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:

  叹为观止!

  戚继光从来都没有想过这里面还有这么多的事,根本没有想过在蒙古居然能把事情做到如此地步!

  整个计划从最开始的实施,到最后,每一个时期的目标全都制定的非常完整。如果按照这个目标去执行的话,肯定能收拾草原上的人心。

  想到这里,戚继光笑着说道:“你不必紧张,这次的事到这里也就差不多了,没有什么大战可以打了。”

  戚金无奈的说道:“大帅,我不是紧张,也不是失望。我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要投降了,居然连一战都不打!”

  这是戚金失望的地方,你们这些号称能征善战的马上民族的彪悍蒙古人好歹和我打一仗啊!

  啧,投降得实在太快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