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一八章 阅兵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朱翊钧之前没考虑过大阅兵仪式,现在想想还真的可以这么干一把,给这些蒙古人和外邦人一个压力,让他们好好的明白大明现在的军事实力。

 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见过大明军队打仗,这样很不好。

  朱翊钧心里面已经打定了这个主意,准备明天见了忠顺夫人之后和张居正商量一下。阅兵仪式还是需要有人组织起来的,毕竟不是一次小活动。

  “陛下,这有一份题本是刚送过来的。”陈矩小心翼翼的来到朱翊钧的面前,恭恭敬敬地将一份题本送到桌子上。

  朱翊钧面无表情的将题本拿了起来,翻看了一眼,神情有些古怪。

  这份题本的内容很简单,是一个文官提出来的推恩令,详细地解释了朝堂上勋贵和勋戚太多了,这么多年朝廷为了他们付出的钱财也太多了,以后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们家的人数会越来越多,养起来会越来越费劲,这对于朝廷来说是一个十分大的负担。

  在这样的情况下,应该把这些勋贵勋戚的所有爵位全都变成降等袭爵。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可以对他们进行推恩,可以给他们的儿子恩荫一个爵位,但是他们家的爵位从此以后不再是世袭罔替。这样一来的话,以数量换质量,从而达到减少吃朝廷白饭的人的目的。

  看了一会儿题本,朱翊钧的脸色严肃了起来。

  这份题本上面写的很好,内容十分详实,可是这里面有一个问题,提出这个事的是文官。

  这完全不是朱翊钧想要的结果。

  朱翊钧直接问道:“这件事现在传开了?”

  对方送上来的不是密奏,也就是说这东西是不保密的。自从有了密奏制度后,这种情况就越演越烈,不是用密奏上来的,基本就属于告诉广而告之了。

  陈矩连忙说道:“这份题本到了内阁之后,消息就已经传出去了。现在整个朝廷的官员差不多都知道了,外面也已经议论了起来。”

  朱翊钧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。

  不知道这件事是谁在后面搞鬼,但这绝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!

  将手中的题本扔到桌子上,朱翊钧沉声说道:“下旨申斥,居然有这样的臣子,居然敢离间朕和臣子的感情!”

  “是,陛下。”陈矩连忙恭敬地答应,转身向外走了出去。他的脚步匆匆,显然是去让人拟定圣旨了。

  消息很快就传了出去,陛下下旨斥责了写题本的人。一时之间,朝堂上的气氛都变得诡异了起来。

  没有人知道这件事究竟会向什么方向发展,这里面总透着一股诡异的气息。

  定国公府。

  看着一脸丧气的儿子,徐文璧笑着问道:“怎么样?你的计划失败了吧?”

  徐廷功的脸色很难看,有些无奈的说道:“谁知道陛下会这么做啊?这事陛下只要默认了,什么都不说不就好了?”

  随后,他有些迟疑的说道:“父亲你是不是想错了?陛下根本就没有这个意思,咱们猜错了?”

  徐文璧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如果以前我还是在怀疑,那现在基本上就是确认是真的了。”

  徐廷功有些无语的看着父亲,根本就不明白父亲是从哪看出来的。

  叹了一口气,徐文璧表情复杂的说道:“如果这件事陛下什么都不做,才代表陛下没有这个心思。或者干脆把这个人惩罚送走,这才是没有这个心思。”

谷</span>  “可陛下只是下旨申斥了一翻,你看着吧,肯定会有人有行动的。”

  徐廷功有些不明白父亲的话,不过父亲既然这么说了,他也没有再说什么,只是静静地等着看。

  结果事情根本就没有等到接下来的两天,第二天发生的事就让徐廷功大受震撼。

  很多人开始上疏弹劾这件事,那些文官就像没有看到陛下斥责了那个人一样,疯了一样的向朝廷写题本要弹劾。

  仅仅是一个上午,就闹得沸沸扬扬。

  无数的消息在官场上来回流转,有的人老神在在地等待着这件事的发展;有的人事不关己;有的人削尖了脑袋到处打探消息;有的人总是兴奋得双眼发亮,准备趁这次大捞一笔。

  一时之间,京城上下所有人都在讨论这件事,这事的热度甚至压下了顺义夫人进京的热度。

  徐廷功有些迷糊的回到了家里,看了一眼父亲,问道:“爹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”

  徐文璧的神情有些复杂,良久之后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很简单,对于这些文官来说,陛下下旨斥责根本就吓不到他们,反而让他们觉得这是一个机会。”

  说到这里,徐文璧就没有再往下说。

  在这么多年皇帝和大臣的斗争当中,已经产生了非常多的默契。下旨斥责有的时候很吓人,有的时候没有用。在这次的事当中,这下旨斥责就是没有用的东西。

  至于说怎么判断这种事,那就要看官场上的个人了。有的人能琢磨出这里面的味道,有的人能做出正确的选择。只有琢磨出味道、做出正确选择的人才配在官场上生存,或者在官场上往上爬。

  如果连这种事都判断不准,那你就不要做京官了,在地方上踏踏实实的做事吧!

  “我们接下来怎么办?”徐廷功有些迟疑的问道:“咱们不能就这样半途而废了。事情都整成这样了,咱们难道不出手吗?”

  徐文璧看了一眼儿子,笑着问道:“你想要怎么出手?现在所有的人都在盯着勋贵和勋戚,就是想看看谁会做这个出头的人。”

  徐廷功的脸色顿时就变得很难看。

  自己的计划出现了偏差,这个时候国丈恐怕不会出这个头了。毕竟事情闹得这么大,让他去冒这个险,他可能不会去做。

  徐文璧笑着说道:“儿子,你要明白一件事,这也是这一次的事当中为父准备教给你的。那就是做事不能光想着捞好处,有些事可以站在后面把好处捞了,但是有些事绝对不可以。”

  “想要捞好处就要有付出代价的准备,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不付出代价就能拿得到的。当你在准备不付出代价拿好处的时候,当心,这很可能是人家放出来的诱饵。”

  徐廷功看着父亲,喃喃道:“难道父亲你早就预料到了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?”

  “差不多吧。”徐文璧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收拾收拾吧,准备跟着为父进宫。今天陛下在宫里赐宴忠顺夫人,为父也要进宫作陪。你现在年纪也不小了,跟着进宫看看吧。”

  徐廷功点了点头,恭敬的说道:“好的,父亲。”

  看着一脸丧气的儿子,徐文璧笑着说道:“你也不必如此,你已经做得很好了。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,还没你这样的心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