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三零章 谭纶主动提军改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朱翊钧坐在龙椅上,一只手撑着下巴,神情没有太多的变化。

  见过华夏七十周年宏伟的大阅兵,眼前这一幕如同小孩过家家般并没有引起他太多的兴趣。

  下面在场的所有人反应就都不一样了,与高台上的皇帝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  大明这边的文官和武将大部分都激动的站起来欢呼,一些老大臣虽然没有站起来欢呼,但是脸上也带着发自内心的笑容。

  而蒙古人和女真人吓得完蛋了,每个人的脸色都不一样,尤其是那些心里有一些不太好的想法的人,此时此刻脸色都从原先的平和变成了惊恐不安!

  大明人的这些玩意显然不像是人间的武器!

  同时很多人也动了心思,想要搞些这种武器,比如大明最听话的崽——朝鲜。

  此时,朝鲜的世子李晖坐在位子上,目光发亮,一脸兴奋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。

  他转身对着身边的幕僚郑立生问道:“先生,你说我们能不能请大皇帝支援我们一些火器?我们经常受到倭寇的袭扰,有了这样的装备是不是就能抵御了?”

  郑立生闻言,笑着捋了捋胡子,赞同的点了点头说道:“如果有这种武器的话,我们的确能抵挡倭寇。”

  虽然郑立生表面上这么说,但是心里却觉得不太可能。

  这些武器一看就知道价格高昂、造价不菲,你上去就说让大明大皇帝送给咱们一些,基本就是不太可能的事。甚至是你想要花钱买,恐怕都不可能。

  想到这里,郑立生看向自家世子的目光变得有些迟疑了起来。

 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把这件事告诉自家世子。

  想了想,郑立生果断地就把嘴闭上了。

  问一问也好,万一大明皇帝同意了呢?

  如果真的同意了的话,那朝鲜这边获得的好处就多了。即便不能直接送给朝鲜,难道朝鲜还不能购买一点吗?

  每个人都各怀心思,在这样诡异的氛围下,检阅仪式结束了。

  硝烟弥漫中,朱翊钧先走了。

  “恭送陛下!”

  “恭送陛下!”

  皇帝走后没多久,其他人也都陆陆续续的散了。

  回到皇宫之后,朱翊钧第一时间就见到了兵部尚书谭纶。

  谭纶现如今的岁数不小了,鬓角都有些花白,身子保养的还算不错,很硬朗。

  朱翊钧笑着问道:“爱卿这是怎么了?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。”

  闻言,谭纶的脸上露出了苦笑,有些无奈的说道:“陛下,这次的检阅效果非常好,提振了百官的士气,也震慑了宵小。”

  朱翊钧做了一个停的手势,“爱卿,朕这边也有事。你有什么话就直说,不用再绕弯子了。”

  说着,朱翊钧脸上也露出了无奈的笑容,“咱们君臣之间似乎用不着这样吧?”

  谭纶摇了摇头说道:“臣也不想和事,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和陛下说。”

  “实话实说。”朱翊钧语气平淡的说道:“朕的脾气你应该也知道,只要你实话实说就不算什么大事。即便是有事也怪不到你的身上,朕不是那种牵连别人的皇帝。”

  “好吧,”谭纶似乎下了某种决心,这才说道:“陛下,臣觉得大明要改变一下。”

  朱翊钧直接就坐直了身子,目光炯炯的笑着问道:“爱卿觉得要改哪里?”

  “要改军队了。”谭纶坐直了身子,面容严肃的说道:“现在西北安定,辽东也安定,臣觉得已经到了改革的时候。”

  “爱卿说说,你想怎么动?”朱翊钧顿时就兴奋了起来。

  朱翊钧要改革军队的想法并没有泄露,但大明的聪明人还是不少,无论是张居正还是谭纶都已经想到了这一点。

  甚至很多人不猜想朱翊钧的想法,也能意识到这个问题。大明现在已经改了很多的东西,比如土地都已经变成了现在的皇庄,各地的庄子如雨后春笋一般出现,集中生产、承包到户。

  事实证明,效果非常非常好。税收由皇庄统一收取,统一缴纳,皇庄的经营者也会组织各种各样的生产活动,比如种树、办厂,效果非常明显。

  百姓的日子好过了,粮食也增产了,在这样的情况下,所有人都意识到改革带来的好处。

  官场上从来都不缺聪明人,大明已经改了这么多东西,现在要改肯定就是军队了。

  文官这边已经经历了不小的改革,皇庄系的官员现在都已经走上了舞台。

  所谓皇庄系的官员,泛指从管理皇庄提升上来的官员。这些人有非常鲜明的特点,比如他们了解基层、对普通百姓的生活十分了解,对百姓的生产和生活都有着非常深切的体会。

  并且他们追求富,因为在皇庄的考核标准当中,一个地区百姓有多富是他们的考核标准。这里面包含了税收、百姓的受教育程度、教育普及程度等等考核标准。

  走上官场之后,皇庄系官员也带着鲜明的特点。

  实际上,吏部那边已经在制定官员的考核标准。这事在张居正的主持下进行,这份律法被称为全新的考成法。

  听说这里面好像借鉴了很多皇庄那边的方法。并且朝堂上已经有人提出来,凡是朝廷的官员就应该到地方上去做事,最好是从底层开始。

  也有人提出来要打通官员与吏。

  所有人都知道,官是官,吏是吏。官员能升官,但是吏不能,一时是吏,一世是吏,甚至能祖祖辈辈的传代。

  这些吏盘踞在一个地方,架空上官、欺压百姓。难道文官不知道怎么改变吗?

  很明显,他们知道。只要打通官员与吏的通道就好了,把所有的吏也变成官员,给他们升迁的机会。

  但没有哪个官员会这么做,读书人之间的竞争已经足够激烈了,还要引入新的人来分本来就不大的蛋糕吗?

  可是自从皇庄系的官员崛起之后,很多人就有些适应不了、打不赢。于是就有人准备把吏拉进来,毕竟从某些方面来看他们和皇庄系的官员一样,并且这些人似乎更专业一些。

  做主官或许差一些,但是做副职的话很强。比如有些仵作,专做刑名,其能力之强能让很多人瞠目结舌。

  只不过这些东西都在制定当中,属于规划还没有实施。

  吏部在做这些东西,兵部自然也不能清闲。

  谭纶知道自己的年纪大了,可是就这么走了他还不甘心。在离开之前,他希望把这次的军队改革主持完成。

  等到这一次的军改完成,他就可以安安稳稳的告老还乡了。

  见皇帝感兴趣,谭纶脸上也露出了笑容。

  皇帝这样的态度,谭纶倒是一点都不意外。皇帝这些年的改革做了不少,现在皇帝已经成年了,马上也要亲政了,皇帝想要军改也就没有什么让人意外的。

  谭纶抬起头,没有丝毫的迟疑,掷地有声的说道:“臣想废除卫所制。”

  听了这话,朱翊钧的眼睛更亮了。

  原本以为谭纶会提出一些修修补补的政策,没想到直接来的就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,这简直正中自己的下怀,

  太好了,原来你是这么想的!

  我也是这么想的!

  朱翊钧忍不住催促道:“爱卿快说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