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六五章 英国公请罪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
闻言,朱翊钧点了点头,放下手中的情报放说道:“真没想到他们居然已经搞出了这么大的脉络,有才华,只不过这东西好像用错了地方。”

陈矩低着头没有说话。

陛下的语气虽然很平和,脸色也没什么变化,甚至还带着一丝笑容,可是陈矩能感觉到,陛下的怒火马上就要冲顶了。

在这个时候,他可不敢去得罪陛下。

这帮人的胆子实在是太大了,为了钱什么都敢干,这种事也能做的吗?

你们都是什么人,你们自个儿心里没点数吗?

。如果你们只是那些奸商,那也就罢了。陛下对那些奸商本来就没抱什么希望,该收拾的时候就收拾。

可是你们这帮人是世受皇恩的人,陛下对你们不好吗?

果然,人心就是不足的,什么事都敢干。你们这些人也不想一想,陛下知道这件事了能放过你们吗?

陈矩想不明白,但是也不会问。

正在这个时候,外面响起了脚步声,一个小太监来到陈矩的身边嘀咕了几句。

陈矩的脸色顿时一变,径直来到皇帝的面前,躬身说道:“陛下,外面刚刚送来旳消息,英国公求见。”

“英国公?”

闻言,朱翊钧就是一愣,随后拿起桌子上的资料翻看了一下,神情就变得古怪了起来。

朱翊钧问陈矩道:“英国公的身体好像不怎么好吧?”

“回陛下,的确不怎么好,”陈矩点了点头说道:“这几年一直都很虚弱,也从来都不出门,家里的事也交给他们家的张元德管着。他到现在也没个子嗣,太医说恐怕这辈子都不行了。”

朱翊钧伸手敲打着桌面,笑着问道:“你说他这个时候进宫来,有没有什么事呢?”

自从张溶死了以后,英国公府在朝堂上一直很低调。毕竟这一代的英国公身体不好,能做的事也不多,除了一个爵位之外,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官职。

这就导致英国公家的地位落得比较快,所以他一直比较低调。

这一次,这个张元功居然在这个时候跑过来了,有点意思。

“奴婢可不敢乱猜。”陈矩心里多多少少能猜到一点,但是绝对不能说,索性低着头装不知道。

朱翊钧摇了摇头说道:“你去接一接。”

“是,陛下。”陈矩答应了一声,恭敬地退了出去。

他知道皇帝这是在表现对英国公的看重,毕竟这位一直以来都没怎么进皇宫,但地位还在那里摆着。这种象征作用还是非常大的。

陈矩很快就来到了外面,一眼就见到了因为受冷而站在那里瑟瑟发抖的英国公。

陈矩连忙走上去挡住风口,关切的问道:“国公爷怎么穿的如此单薄?”

张元功笑着说道:“陈公公,怎么敢劳烦陈公公亲自出迎?”

“是陛下让我迎英国公。”陈矩笑着说道:“公爷,咱们还是快走吧。你这穿得太单薄了,这么大的风,你这身子怎么受得了?”

“没事,没事,”张元功摆了摆手说道:“其实还好。”

陈矩伸手搀扶住张元功,生怕他就这么倒在地上,也知道他这么干就是为了装可怜。

两人很快就走进了大殿。

见到皇帝,张元功连忙跪在地上行礼道:“臣参见陛下,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。朱翊钧笑着说道:“免礼。来人,赐坐。”

“谢陛下。”张元功从地上爬了起来,在陈矩搬来的椅子上坐下。

朱翊钧看了一眼他的样子,眉头顿时一皱。

英国公瘦成这个样子了,看来这身体还真的是不好。而且这还在发抖,是冷了吗?

朱翊钧转头对陈矩说道:“给加個毯子。”

“是,陛下。”陈矩答应了一声,转身去拿毯子了。

朱翊钧有些无奈的说道:“你身体这样,就不要进宫了,有什么事写个奏疏就可以。你还有要好好的调养,不行就让御医去给你看看,要什么就和朕说,宫里还是有很多好药的。”

闻言,张元功的眼圈一红,眼泪噼里啪啦地掉了下来,直接跪倒在地上,一边痛哭一边说道:“陛下关心臣,臣……”

“怎么还哭了?”朱翊钧看到陈矩捧着毯子进来,连忙说道:“快扶英国公坐下。”

“是,陛下。”陈矩答应了一声,连忙走过去把张元功扶坐在椅子上,还把毯子盖在他身上,并细心地掖好了。

等英国公坐下,朱翊钧迟疑的问道:“这是怎么了?可是家里有什么事?但讲无妨,朕会给你做主。”

“陛下,臣有罪!臣对不起陛下!”张元功一脸惭愧说道:“陛下对臣这么好,臣心中有愧!”

“到底怎么了?”朱翊钧皱着眉头问道。

“陛下,臣家里做错了事。”张元功抬起头说道:“家里和一些不法商人一起做了很多买卖,包括赌场和青楼,都是见不得光的。臣对不起陛下,请陛下治罪,臣毫无怨言!”

朱翊钧神情有些复杂的看着张元功,缓缓的说道:“据朕所知,你这些年身子不好,家里的事都不是你在管。如果真的做错了什么事,跟你也没什么关系,应该是你弟弟吧?”

“陛下,”张元功说道:“臣是英国公,家里做错了事自然是臣的错,是臣治家不严。即便是臣家弟做错了事,那也是臣的错,家父走的早,臣没有管教好家弟。”

朱翊钧叹了一口气,似是有些心疼的说道:“你也不容易。”

闻言,张元功的心里反而松了一口气。

自己猜得果然没错,如果自己把责任都揽下来,皇帝反而会轻查轻放。

推到弟弟身上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,即便最后还是弟弟的错,他会受处罚,但是自己不能那么做。

自己做大哥的要护着弟弟,要表现出足够的亲情才行。

。朱翊钧摆了摆手,笑着宽慰道:“无非就是做错了事,贪财一些而已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,回头好好查一查,认认真真的补过也就是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