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64章:美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蔡忠康点了一根雪茄,来回踱步,他略作一番思考之后,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,“大哥,刚才来了个狠角色踢场,废了胖骰陀的一双手,这个人我们是招募进来,还是给做掉?”

电话里传来一个慵懒的声音,“这点事你都要来问我么?”

“大哥,我……”

嘟嘟嘟……

电话里传来忙音。

蔡忠康回过头看向李文兵,李文兵小心翼翼地道:“康哥,那接下来……”

蔡忠康怒道:“别特么什么事都来问我,要你们是干什么吃的!”

李文兵灰头土脸的从屋里出来,早已经等候在门外的两个手下,马上凑了过来,“兵哥,兄弟们已经集合好了,就等你一声令下。”

李文兵想要冲两个手下发作,但他把心底的一股子火给压下来了,“顺鑫租车那边提供信息了?周围的环境都摸清楚了么?”

小弟道:“还没……”

话音刚落,小弟的手机就响了,接听电话之后,马上一脸诡谲的一笑,“兵哥,你看这个……”将手机打开一张照片递了过来。

李文兵的脸色顿时一喜,喃喃道:“马上就是新力大哥的生日,这一份礼物他一定会喜欢……”

……

“在前面停车就好了。”车上的颖妹开口道。

十字路口,刘金刚把车停下。

“谢谢你!”

颖妹回过头冲林昆道谢,她准备下车的时候,忽然感觉手里多了两沓钱。

颖妹疑惑地看向林昆。

“肯定是要出去躲躲的,带上钱总比没钱要好。”林昆笑着说。

颖妹的眼中充满感激,望着车子离开。

刘金刚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林昆,“我师傅怎么娶了你这么个花心的家伙!”

林昆皱了皱眉,“是我娶的你师傅。”

刘金刚道:“要不是看在我师傅的面子上,我早就想和你打一架了!”

林昆笑着说:“你对你师傅倒是很忠心呀。”

刘金刚道:“听你这口气,你是想要收买我了?不要挑战我对我师傅的忠诚,我今天回去就告诉我师傅,你在外面包养女人!”

噗……

林昆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,瞪了刘金刚一眼,道:“你想考大学?”

刘金刚道:“这不是秘密,我要考本科!最好是985、211!”

林昆道:“我能帮你办一个硕士毕业证,比本科高级很多。”

刘金刚顿时来了精神,“没骗我?”

……

竹楼,有风。

海岸线上的夜晚,总是多了一丝惬意。

十三辆黑色的商务车,在夜色之中围住了这一家竹楼客舍。

“把所有的出口都围住,不要让里面的人跑出来,尽量不要伤到目标人物。”

一个身穿黑色衣装的男人,冲眼前的一群蒙面的小弟道。

每个小弟的手中都拿着一张照片。

照片中,楚静瑶、司蓉儿笑靥如花。

黑衣人们立马散开,闯进了客舍里,客舍的老板已经被提前联系过,娱乐城的兵哥前来办事,他只有蹲在地上两只手抱着头的份儿。

李文兵抽着烟,向客舍看去。

手下的小弟道:“兵哥,用不上十分钟,我们就能把人带出来。”

李文兵沉稳地点了点头。

楚静瑶在房间里睡觉,还有两个孩子,这是房间的门突然被开了一道缝,然后一个人影闪了进来,楚静瑶立马坐了起来……

“谁?!”

……

刘金刚开着车,把林昆拉回到了客舍,可忽然就觉得不对劲儿,这一家客舍酒店的外面,怎么突然多出了这么多的商务车。

刘金刚嘴里头嚼着槟榔,喃喃道:“好像不太对啊。”

林昆道:“他们是奔着我来的。”

刘金刚马上一脸恍然,然后转过头看向林昆,“让你在人家的场子里赢了那么多的钱,把人家给惹毛了吧,赶紧下车去,别连累了我师傅,你自己闯下的麻烦,你自己来解决。”

林昆不搭理刘金刚,他落下了车窗,点了一根烟叼在里。

就在林昆距离不远的一辆商务车里,李文兵正在接电话,“……新力大哥,我知道了,您放心,我一定把这件事办妥,最多一个小时,我一定把这一对姐妹花,送到您的豪宅里!”

扑腾……

李文兵的电话刚挂断,忽然门外就传来了有人倒地的声音。

李文兵疑惑的喊了一声,“小贝?”

无人应答。

“小国?”

还是无人应答。

周围,忽然间一片静悄悄的,似乎只有墙角的蟋蟀在叫。

李文兵马上就要从车上下来,这时忽然一个女人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
李文兵微微一怔——

两个字:美!

眼前的女人太美,并不是那种柔柔弱弱,也不是那种烟视媚行,她就是一个女人,看起来平静却暗含威严,有一个词来形容这种与寻常女子不同的女人——飒爽。

飒爽分九级,眼前的这个女人绝壁是第九级——最高境界。

李文兵好色,可脑袋还没有被好色这两个字给拧掉,眼中闪过一抹惊艳,马上态度冷淡地问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刘金刚莞尔一笑,没有任何的女子柔情,李文兵好像看到了一道剑光,寒冷、凛冽、入骨……

……

蔡忠康坐在办公室里,雪茄、红酒还有那左拥右抱的翘楚美人儿。

镇子不大,但他在这里却如同土皇帝一般的存在,在他的上头有一个大哥蔡新力,蔡新力是蔡家的嫡系,而他蔡忠康只是旁系。

但对外宣布的时候,蔡忠康还是会虚荣的说上一句,自己也是嫡系。

可在蔡新力的面前,他蔡忠康狗屁不如……

“哎呀,康哥,您看起来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,咱给你唱首歌吧。”

“太阳当空照,花儿对我笑,小鸟说,早早早……”

身材性感的小尤物,用她那媚人的嗓音,唱了这么一首儿歌。

好听……

蔡忠康的心情暂时好了许多。

叮咚!

此时,门铃响了。

另外的一个姑娘站了起来,向门口走去,姑娘打开门手里接到了一个包裹,门外的手下说:“外面有人说要送给康哥的。”

姑娘拎着这个仿佛包裹了西瓜一样的东西,还是蛮重的。

砰噔……

眼看着就要到康哥的面前,姑娘手上一松,这东西滚到了蔡忠康的面前。

而就在即将到达蔡忠康脚尖前的一刹那,这包裹就这么散开了。

“啊!”

女人尖叫起来,吓的脸色煞白瑟瑟发抖,甚至有两个女人当场裤裆湿了。

蔡忠康手里的酒洒了出来,雪茄掉在了地上,整个人也是直吸凉气。

地上,是一颗头颅,李文兵瞪大着眼睛,一副受尽惊吓的模样。

……

娱乐场里依旧在笙歌燕舞,输光了的赌徒放声的大哭,赢的人得意至极,还有那些各自娱乐,捧着漂亮姑娘又亲又啃的,也有躺在了足疗的椅子上,享受着技师的按摩,以及妹子的采耳。

但,这个北部的小镇,注定要不安生了。

李文兵的脑袋,对蔡忠康的打击巨大,蔡忠康的第一反应就是打电话召集手下所有的高手,他感觉自己的脖子发凉,下一个人极有可能就是他。

当打完了电话,他忽然想到了什么,口中喃喃:“大陆来的,高手,故意来找茬……就因为这里是蔡家的地盘?那这个人他是……”

忽然间,蔡忠康的眼睛一亮,内心极度恐惧的同时,也看到了莫大的希望。

他拿起手机就要给蔡新力打电话,不,最后一颗他挂断了电话,他拿起手机给另外的一个比蔡新力更有份量的人打去。

发现了那个人来湾岛,这个消息极具价值,可以提升他在蔡家的地位,要是再能把那个人给制服了,他就可以一步登天了。

蔡新力那个傻逼,留了这么一个场子给老子看管,老子每年帮他赚那么多的钱,他却还对老子呼来喝去的,把老子当成是空气……

咔嗒的一声轻响……

突然,房间里的灯灭了。

本就害怕极了的姑娘们,这一刻更是被吓哭了,地上一个人脑袋,现在又没了灯光,镇子上可是有许多关于死人鬼魂的传说。

蔡忠康也怕了,他不是怕鬼魂,他怕的是人啊。(二二)

空气中多了一抹很撩人的香气,这香气应当是极其名贵的香水味道,屋里的这几个女人的身上自然也都擦了价格不菲的香水,但和这味道比起来,那完全就是小巫见大巫,差距不是一星半点的。

嗅到香气的同时,蔡忠康更是察觉到了一股很深的死亡气息。

不会错的,他作为一个刀尖舔血过来的人,对于死亡有绝对的直觉,他伸手摸向了桌子下,但与此同时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,“不要动,我会让你死的干脆一点。”

“你是谁?为什么要杀我?”蔡忠康保持着冷静。

“呵……真是什么阿巴阿狗都能和我谈条件啊。”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接着,房间里的几个女人听到了‘砰噔’的一声,然后……就没有然后了。(二九)

夜深,娱乐城才不管什么夜深不夜深的呢,只要有酒有肉有女人,赌桌上还有筹码,这些个娱乐城的常客们,绝对有嗨到天亮的决心。

但娱乐城的大喇叭里,突然传来了警告的声音:“所有人,十分钟之内马上离开,否则就跟这大楼一起烧成灰烬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