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千七百三十五章:慕容兄弟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第三千七百三十五章:慕容兄弟

铛啷!

马宗万将茶杯摔在地上,也不知道是这茶杯太硬,还是这地面太软,茶水喷溅的到处都是,杯子却是完好无损。

所有人一下子屏住呼吸,看向了面色阴沉的马宗万。

“我现在还是这个堂主呢,你们队我的提议有意见可以,但我希望你们清楚自己的立场,这些年你们当中的这些年,有哪一个敢说自己没有做那些为非作歹影响善恶堂声誉的事儿?我们善恶堂本来是善字当先,结果在你们诸位的共同努力下,已经变成恶字当头,我们善恶堂的江湖影响力已经大不如前,你们各位难道就没有反思过么?”

马宗万顿了一下,继续道:“和平的年代,已经让你们忘记该何如去生存了,只懂得去享乐,如果你们在座的认为自己离开善恶堂以后,会活得比在善恶堂里更好,尽可以走出这个大门,我马上召开堂内大会宣布以后七大护发解除......

你们可能忘记了七大护法存在的根由了,守卫护法堂是其一,但更重要的是辅佐、监督历任堂主,你们可以监督我,可你们扪心自问,就你们之前的所作所为,还有脸来监督我么?”

一行人面面相觑,七个护法的脸上各自露出了不同程度的惭愧,他们还真就没有哪一个的底子是干净的。

“善恶堂,不能继续这么下去了,已经是到了堕落的边缘,如果再不悬崖勒马向上图谋,用不上十年,我们传承了数百年的善恶堂,将在这江湖上永远地销声匿迹。”

马宗万站了起来,目光如刀地看在每一个人的脸上,然后字字铿锵地说:“我们善恶堂现在唯一的出路,就是靠上毛家,不与朱家为敌,或者说不与任何人为敌,毛家或者这燕京皇城内的任何一个大家族,凭什么看得上我们?”

......

月亮挂在城头,古时紫禁城的城楼上,亮着红灯笼,这高高挂起的灯笼,里面放着的已经不是蜡烛了,早已经是灯泡。

城楼的晚上不再需要有人巡夜值守,倒是有些年轻的小情侣,喜欢趁着夜深人静偷偷跑上来,这不在城楼的一角,本来赏风赏月的一对年轻男女,忽然间耐不住浑身高温,躲在角落里互相伤害了起来......

噔、噔、噔......

外面突然有脚步声传来,脚步声不急不缓,听到了声音后,这一对正在浑身火热的男女,立马停了下来。

城楼上野欢,虽说挺多人都这么玩儿,寻找刺激,可万一要是被发现了上了舆论,以后可还有脸见人?

于是,这一对男女只好将满腔的火焰强压了下去,然后偷偷摸摸地从另一条小路下去,他们这一往下走,就如同一石激起了千层的浪花儿,在他们的下面一层,再下面一层,再再下面一层全都有互相伤害的男女,大家伙一起开始了‘逃跑’的历程......

今夜,这城楼附近唯一的一家快捷酒店,也不是啥旅游的季节,客房居然一下子爆满,而且其中一多半的顾客,都是下半夜以后来的,一个个都是一副猴急的模样。

“善恶堂,真的要参与进来了么?”城楼的最顶端,一个潇洒风流的身影,背对着城楼上悬挂的大红灯楼。

“已经下了狙杀令了,你那位余智坚兄弟,要小心了,善恶堂的是非功过先不提,但善恶堂想要杀死的人,在近十年来能逃得过的,一只手数的过来。”另一个身材中等的男人开口道,他有一头飘逸的长发,以及一张五官英俊的脸,只是淡淡的月光照在脸上,便足以迷倒这燕京皇城内不少的妙龄姑娘。

如果有善恶堂的人在这儿,便会立马认出这个一身英俊帅气的男人,正是如今的七护法慕容亮,前任七护法的关门弟子,也是七护法所有弟子里最杰出的一位。

先开口的男人回过了头,红色的等龙光照在他的脸上,只是淡淡的一层光晕,便呈现出不一样的英俊帅气来,仔细看他与慕容亮的五官,竟然有几分相似,这男人也不是别人,正是林昆的生死兄弟慕容白。

慕容白,慕容亮,两人相比起来,慕容白要比慕容亮高上一些,慕容亮看起来比慕容白要健壮一些,但这只是相对的,仔细看去,两人不光是身材还是相貌都有七八分的相似。

“哥,你在善恶堂的这些人,过得一定很不容易吧?”慕容白道。

“还好了,最初是吃了些苦头,那七护法的徒弟不是好当的,不过后来随着我在武功上的突飞猛进,也为我赢得了不少的荣耀,善恶堂的上下都知道我有一个弟弟,但我跟他们说,我的弟弟在当年的那场洪灾当中,和我的父母一起去了很远的地方,不会再回来了。”慕容亮道。

“哥,你真的一位我和爸妈一起去了么?”慕容白苦笑。

“不,我一直坚信你还活着,我在梦里家过爸妈,他们每一次都握着我的手,告诉我一定要找到你,照顾好你。”

“这些年,你找我么?”

“善恶堂在江湖上有一定的地位,可是到了最近的二十年,已经有日薄西山之势了,我也是去年才坐上七护法的位子,在此之前能调动的资源十分有限......”

“所以你没找过我?”

“找过。”

慕容亮的语气平静且坚定,他目光炯炯地看着弟弟,道:“长江沿岸的所有人家,我几乎都打听过了,那些村子我也走访的差不多了,可你根本就不在那儿。”

慕容白的眼眶里噙满了一层泪光,苦笑道:“我这些年也一直打探你的消息,我也去过长江下游的沿岸,那里每年都会有不少的人打听有当年失踪人的消息,可我们两兄弟却一次也没相见,我还以为你已经......”

慕容亮笑了起来,“感谢老天爷,感谢父母的在天保佑,我们两兄弟终于见面了,这辈子终于见面了!”(二一)

慕容白抽泣了一下鼻子,将泪水忍了下去,笑着说:“哥,你还喜欢吃冰糖葫芦么?”

慕容白也笑着道:“你还喜欢吃烤地瓜么?”

兄弟俩张开了双臂,将彼此紧紧地拥入了怀中......

“哥!”

“弟弟!”(零零)

此时,千言万语,都不如这一声兄弟实在。

“呵,还真是兄弟情深,看得都让我感动了。”突然,一声冷漠淡然的声音从黑暗中传了过来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