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千六百八十四章:织网者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第四千六百八十四章:织网者

(第九更)

明媚晴朗的天空下,一张无形的大网正在编织,正在档案室里查二塱山相关材料,同时也在心中暗暗与领导办公室里的秘书们斗智的汤雨珍......

正在医院病房里,给从燕京带来的一干骨干开临时紧急商业会议的蒋叶丽、柳如烟,以及正奔走在漠北某一条窄巷当中的一个戴着鸭舌帽的胖男人......

都是这张大网的编织者,而他们的共同首脑,此刻正坐在办公室里喝着茶,望着晴朗的窗外若有所思。

邛白发了脾气,在人事司司长刘南生的房间里,刘南生今年五十三岁,是一位在岗位上坚守了十年的老同志了,这位老同志是国家高层直接调任下来的,地道的东北人,但小时候父亲到南方参加工作,认识了江南的母亲,他出生的时候也在南方。

喝过江南清澈的泉水,也吃过东北的棒子肉,如今却在漠北这个看起来没什么关键性的位置上,一坐就是十年,刘南生的脾气愈发的温和了。

“老刘,你是怎么搞的,谁让你随随便便下的任命书,那汤雨珍是什么样的人,你搞人事工作这么多年,难道不清楚?放在现在来说,那就是一个怨妇,如果是在过去,那就是积极的反革命分子!”(二一)

邛白情绪激动,尤其对上了眼角往下掉,终日一副睡不醒模样,此刻更是对他的话毫无反应的刘南生。

“老刘,今天这件事,你必须得给我一个说法,你不光要给我一个说法,还要给我们整个漠北高层一个说法,这种离谱的任命,你这是在开政治玩笑,那汤雨珍如果在工作上,和她为人一样激进,影响了林领导的判断,从而对整个漠北的发展造成影响,这个责任你负得起么?”邛白语调拔高。

刘南生依旧是没有什么反应,还张开嘴打了个大哈欠,他向邛白看过来,“邛领导,您喝口水?”

“喝个屁!”

邛白忍不住爆了粗口,“你必须马上把任命给我收回来,在我们漠北,所有的人事任命都要经过班子会议的讨论,否则出了事情,你负不了这个责任!”

“邛领导,你也别这么激动,人事任命需要班子讨论,这个规矩我当然知道,我搞了一辈子的人事工作,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规矩,在任命这一方面分民主任命以及上级空降,但这些都是针对有职衔的要职,汤雨珍去做林领导的一号秘书,这不涉及到职衔要职,汤雨珍的行政等级没有变,林领导只是抽调她过去临时工作,也可以理解成临时帮忙,我下的那个任命书,也只有三个月的期限。”

刘南生似乎终于打起了点精神,看起来不再那么昏昏欲睡,自然垂下的眼角,微微往上挑了挑。

“临时的也不行!”

邛白言辞激烈,“这是任命我们漠北一号领导身边的一号秘书,必须要谨慎处理,不得有任何大意。”

刘南生向来都是游走在漠北权力核心的外围,他一个上级空降的人事部司长,根本也融入不了邛白他们的圈子,也不是融入不进去,而是他不曾忘记自己的使命,本来以为自己这职业生涯,注定要碌碌无为,一直熬着日子到退休了,不成想上级给空降了一个林昆过来,变得有些意思了。

“邛领导,您在这儿跟我发脾气,有点犯不着吧?”刘南生的精神头更足了,泥人还有三分火气,再加上他本来就无欲则刚,也不奢望在这漠北的权力层上能再进一步,冲着邛白开始还击,道:“论起工作的资历与能力,张琴恐怕也不合适吧,而且将张琴安排在林领导身边的时候,的确是经过班子讨论,可林领导并不在场吧?”(零零)

邛白目光冷冽,“老刘,你什么意思?”

刘南生不卑不亢,冷笑了一下,“邛领导,我们俩都是直接从上级空降下来的,当然你和我还是有些不同,你家里有亲戚本来就在漠北,可这不等于你可以违背自己的使命,和其他的那些沆瀣一气。”

“你说谁沆瀣一气!”邛白怒极想要拍桌子。

素来与人不争的刘南生,这时忽然站了起来,也变得强势了起来,迎着邛白的目光道:“邛领导,我只是按照规章流程办事,你如果觉得我下达的任命书不妥,你大可以废了这个任命,但林领导肯定会继续用汤雨珍,除非你把汤雨珍给绑了,或者是开除了,可林领导一定会保汤雨珍的!”

邛白的神情稍稍收敛,冷哼道:“他为什么看好一个女泼妇。”

刘南生呵呵一笑,看向邛白的目光有一丝不屑,“这个问题我不用说,邛领导你心里应该很明白才对。”

邛白道:“可如果我不让他用这个汤雨珍,他又能有什么办法,我可以让汤雨珍从这行政大楼里永远滚蛋。”

刘南生坐了下来,不再与邛白对视,语气淡淡地道:“一个地方上的一把手,连自己身边的秘书都说不算,这件事如果传出去,上级可绝不会当做一个笑话,如果非要把事情做得难看,不顾颜面了......”

刘南生抬起头,目光和邛白对视,余下的话并没有多说。

......

“领导,怎么样?”

宽敞明亮的大办公室里,喝过了一杯水,情绪稳定下来的张琴,看到邛白推门进来,马上站了起来。

“姓刘的不配合。”邛白的脸色很差。

“那怎么办?”张琴马上有些着急了,不过她没忘记给邛白倒了一杯水,“领导,我总不能这样灰溜溜地回去,真给那个汤雨珍打下手吧,咱们行政大楼里谁都知道,我过去是你的秘书,也是你一手提拔起来的,这......这不光丢我的脸。”

张琴的声音压低,观察着邛白脸上的表情变化。

“哼!”

邛白冷哼了一声,“你是我一手提拔起来的,你被挤下去了,这巴掌就等于是抽在我的脸上......”

张琴马上表示同意,“所以,领导你一定要为我做主!”

砰......

邛白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,瞪着张琴道:“我提拔你上来,是为我分忧办事情的,不是一味的替你擦屁股,你要是真考虑我的面子,就回去和汤雨珍那个泼妇斗一斗,把面子给我找回来!”